2012年6月28日「遇-抉-行」心靈教育

黑暗中對話

2012年6月28日,考試最後一天,我校60位5D班及4C班同學及10位老師及同工參與了【黑暗中對話】體驗活動。同工分別是楊曼婷老師、陸佩貞老師、陳鳳詩老師、黃少芳老師、朱蓓蕾副校長、徐啟昌老師、張國偉老師、黎明我老師、李榮開牧工及安中玉老師。

【黑暗中對話】體驗活動的目的是要讓同學暫時失去視覺,去跟環境及自已相遇交談,看出人類神聖的幅度,繼而作出承諾,付諸行動。兩班同學分成7至8人一組,每隔15分鐘一批進入黑暗館,未進館及已進館的同學於館外體驗凸字遊戲。同學於75分鐘的黑暗館內走進5個區域,分別是森林、街市、渡船、電影及食店,於視障人士的帶領下,親身感受失明人士的生活。體驗後,視障人士跟同學們分享他們日常生活的苦與樂。

5D班同學於黑暗體驗後,返回學校禮堂,分別躺於墊上,沉思5分鐘,再用10分鐘寫下心靈反思。同學隨後於大組分享「我最深的感覺」,「我重新發現我自己原來是」,「我最想跟自己說的話是」,「我十多年走過的路,整體的感覺是」,「十多年走過的路,我遇過最大的一個挫敗是」,「十多年走過的路,我的轉捩點是」,「當中我最感激及掛念的人是」及「我最想跟他/她說的話是」。最後,同學於心靈扎記寫下於這次「黑暗中對話」,學到了的東西。

以下是帶隊同事的回饋:

漆黑一片,一絲光也沒有,上下左右的距離感完全消失,用力睜大眼睛也是徒然。三分鐘後,放棄爭扎,把眼簾瞌上,心中很壓抑,說不出的不舒服。內心只是擔心 ── 我真是可支持七十五分鐘嗎?擔心、頭暈、心眩!

還好,四鄰同學的笑聲,Perry (視障導遊) 細心介紹,我走過一關又一關,就好像人生,經歷人生不同考驗。當中能成功走過的秘訣就是對人的信心、彼此支持及鼓勵。

把心情放慢,好像慢慢適應了,沒有先前的壓抑,取而代之,細心靜聽,雀鳥聲、車聲、Perry的指示聲音,更發現聽覺頓然變得靈光,能分別前後左右,開始慢慢進入視障人仕的世界。

作為大都市繁忙的一群,原來不單止四肢退化,就連聽、嗅的感覺亦失去。這一次黑暗體驗,讓我跟學生們重新體驗一次「立體之旅」。原來快樂、知足是很簡單。只要大家多運用「五感」;多聽、多感、多嚐、多嗅、多看,人生原來是如此精彩。

朱蓓蕾副校長

在黑暗中,甚麽也看不到,不知道前面有甚麽東西。我感到一些不安,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感到很安全,因為我相信導遊經驗豐富,必定會在適當的地方和在適當的時間,給我適當的提示,讓我安全地走完整個旅程。就是這份信心,讓我向前踏步,這讓我想到我們的人生。在我們人生的旅程中,我們亦不清楚前面會是怎麽樣的境況,我們會擔憂,但是,我深信上主會給我們指示,讓我們作出正確的抉擇,排除遇到的困難,經歷一個豐盛的旅程。

在今次活動中,當我找不到路而需要呼救時,我有剎那的猶疑,因為我是老師,不希望同學感到我不中用。但是,想到每人都有不同的長處及限制。承認自己的限制,在有需要時,向別人求助,不是一件沒有面子的事情,反而是顯示有面對自己限制的勇氣。於是,我便坦白向組員求助。

在今次黑暗中的行走,我得到同學的幫助,才能順利完成。在我們的人生中, 同伴的幫助也不可以缺少的。我感謝今次黑暗行走中給我幫助的同學,也多謝在我的生命中,曾給我幫助的人,當中包括父母、兄弟姊妹、朋友、同事、路過的陌生人......

陸佩貞老師

黑暗中見光明是我在這一趟行程的一個得著。從今次75分鐘的全黑暗經歷,更令我對視障人士如何克服困難有更深的體驗。我發現原來只是一些微小的鼓勵聲音,已足以能令活在黑暗中的人找到定位並能鼓起勇氣向前行,行到更遠的地方,包括去到公園聞著芳香的青草味、到音樂廳聽悅耳的音樂和甚至乘坐渡輪到彼岸。當中實在感謝同學的溫馨提示,令我在黑暗中也好像可以看見一樣可勇往直前走。

楊曼婷老師

在絕對黑暗的環境中,有甚麼使我仍然絕對安心呢?就是有十分之可靠的「領路人」發出的聲音,加上身邊和我處境一樣而能夠互相提點的「同路人」的陪伴。前者使我確定方向沒有錯誤,而後者則加添了我的安全感和減少了我的孤獨感和被遺棄感,至少半點也不會感到有任何人會在暗中對我不利。

因着這經驗,我要更多靜心聆聽在我生活中的「領路人」所發出的提示(即靜心祈禱和聆聽別人),更加要使身邊的「同路人」感到多一份安全感和少一份孤獨感和被遺棄感。因為,在某程度上,大家也活在一個「黑暗的」、前路不明的世界中。

希望天主一直做我們的「領路人」,帶領和保祐我們這一班「同路人」!

徐啟昌老師

黑暗的體驗是可怕的。還記得小時候,我都不敢一個人夜晚上廁所。因為漆黑一片的環境便會教人胡思亂想,想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所以就在進入黑暗的空間之前,有一刻我是想退縮的,因為我不知在裡面會遇到甚麼事情,我也有點害怕自己一個人的感覺。不過,當進入之後,我便聽到一個聲音在引導著我,走進黑暗,那裡也有同伴的聲音。原來,黑暗的可怕在於只得自己一人,但只要有人同行的話,黑暗都不再可怕。這裡也不可怕,因為,我總會聽到同學說︰「阿sir,你還跟著我們嗎?」

陳正傑老師

今次是第一次參加黑暗中對話,老實說,心悝在全黑的環境並不害怕,因我知道只要七十五分鐘後我又可以重見光明。但是,對於失明人士,他們卻是二十四小時面對黑暗。對同學而言,在全黑的環境下收起了多餘的對話,因他們要靜心聆聽導師的指導才能到達目的地。最後他們都成功從黑暗中回到光明世界。這次活動希望能帶給同學三個訊息。一是專心聆聽的重要、二是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三是撇除雜念就能專注溫習。

張國偉老師

黑暗中對話這個活動令我深深體會到人與人之間互相信任的重要性--我由當初的不安迅即感到安全和盼望,由起初擔心75分鐘如何渡過,到後來覺得在黑暗中的時間似乎過得特別快(我們的導賞員JEN十分友善,給我們很大的信心及安全感!)

在整個的過程中,我體會到人與人必須互相幫助,尤其在陌生的環境下,我十分敬佩失明/視障人士的堅毅,我亦體會到幸福非必然,必須珍惜自己所有。

黎明我老師

今天的活動太震撼了!平日自信十足,上山下海都難不到自己,如今寸步難移。難怪中國人早就說「天生我材必有用」。在平等互助的情況下,社會共融是必然要出現的。

黃少芳老師

俗語有云:「眼盲心不盲」。究竟看不見東西的視障人仕,是怎樣去生活,生活又是怎麼樣?我,「看不見」。

在黑暗館中有一個部份是播放着不同聲音,一段又一段不同「場景」,我「看」到的,是一個我從未看過的世界,縱然訊息再一次很複雜,但我感覺很舒暢,或許,它引領我去和自己的心靈溝通,可惜時間太短,七十五分鐘的時間,太短。

正當準備回到光明,導賞員亦再三申明,在黑暗旅程中的她和工作人員均是沒有戴上任何夜視裝置的失明人士,我想,我根本就被騙了,她們一直是帶領着、留意着、關心着,怎會是看不見呢?「心不盲」卻成了我們的「眼」。

李榮開牧工

這次棄明投暗再一次提醒我「君子慎獨」。

君子慎獨的意思是獨處乃君子最大的誘惑,因為我們都會覺得沒有人看見就可以為所欲為,所以君子於獨處的時間特別需要謹慎。棄明投暗前,主持人提醒我們:「你們要脫下眼鏡,在黑暗中要小心,途中不要亂開側門……放心,我們在外的同事會以紅外線夜視鏡『看著你』。」當我聽到「看著你」三個字,我有點困惑不安。

在黑暗中,我極力睜大雙眼,但都是黑暗,在黑暗中我意會沒有人看見我。於是,我「渡海」時用手仗探入「海」中,看看是否真的有水;我摘下樹葉,看看是真是假;我拍拍同學,捉弄他們……但當我想到有人「看著我」的時間,我有些靦腆,原來黑暗不是全黑暗,是有人看著我的,那刻我才開始收斂,要慎獨。

我於黑暗館中的慎獨令我想起失明人士長期處於沒有他者而他者經常見到他/她的情況下是如何慎獨的。我的慎獨變得相當渺小……

安中玉老師